是欢脱

虽然菜但就是有脸玻璃心,特气人的那种。还是个光速跳坑侠。

【魂菲】有情三则

在学校极限速度瞎逼逼
可能有错字因为也是爆手速码的emmm

是短短的沙雕故事
无脑ooc特别特别ooc
注意⚠
全程    大雪豹魂哥×小浮腻菲总

先祝一波高考顺利然后我还是写我的作业去
另外我很期待盲狙的各位选手们……(苍蝇搓手

以下正文↙

『其一』

雪豹还没有走到洞穴门口,便闻见了不同寻常的味道。

似乎是……一只狐狸?来自己家做什么?

它蹲下身,舔了舔爪子,再缓缓靠近自家门口。果不其然,离家门不远处,有雪白的一团,正背对着他在雪中刨着些什么。那样的毛色,要不是动作太大,狐狸几乎和雪融在了一起,分辨不清。

等等。

它在挖自己前几日埋的食物!...

2018-06-07

【魂菲】邀月行

我不管,魂菲就是要糖,嗯。
灵感可能是那天在跟基友在华山图里乱逛,突然发现快雪堂边上有个挂着酒旗的房子…… 那当然是华山弟子天天喝酒最后被迫关停了啊   以及我早就想写双人轻功了……

有很多bug当然可以无视对不对
还有私设以及ooc

以下正文↙

『双燕来去绕画梁,自在舞袖好春光。』

快雪堂边上是藏酒的地方。

师兄弟们偶尔采买的酒都堆在这里,堆在这个曾经聚集着多少同门喝酒划拳的铺子里,无人问津。华山的雪总是不停,酒也算不上什么佳酿,想喝上一口好酒,还得靠偷。

“齐师叔藏得一个比一个严实,我都找不着好点儿的一滴醉了!”

魂帝捧着黄封陶罐,跷个二郎腿躺在快雪堂屋...

2018-05-27

【杰佣】偶时相见(1)

意识流写文 没人看得懂
自己扯了好多背景设定
强行洗白有
特别弧,基本周弧也许月弧(月弧这个比较过分还没有试过,不过接下来就很有可能。因为可能会被迫学习。强颜欢笑.jpg)

那么正文⤵︎⤵︎⤵︎

“第 24 天。”奈布·萨贝达记录道。

萨贝达在大门的电闸前被放下。身材颀长的男人静默着,或许是在面具后打量着他。

他有些不明所以。

这是,要放自己走?不,怎么可能。那可是监管者——

“杰克”,隐匿于夜雾中凶恶的杀手,屠戮才是他的爱好。只有在猩红色泽布满他的刃爪,狂欢之椅咆哮着冲上天空时,他才会停顿一瞬,打理一下衣摆,像一个真正的绅士一般哼上几句小调,面具后的眼眸重新盯上另一个求生者。

他是毒蛇,却总是主动...

2018-05-06

【天书】追秋风(9)

集会上人流如织。

犬右拉着他们来到街上,一眼望过去,全是熙熙攘攘往来的小贩与顾客,路边的灯笼在风里温柔地摇晃,天气是彻底凉下来了。

前方传来喧闹的笑声、叫喊声,小孩子们簇拥着并不高大的男人鸟雀儿似的叽叽喳喳。

“阿吉叔叔我要糖蘸团子!”

“是甜山果不是这个啦!”

“那我也要这个。”

犬右一下子笑了起来,飞快的挤进人群中,伸出手蹦着跳着大叫:

“父亲父亲,我给大哥哥们拿几串糖葫芦!”

卖甜食的男人在远远的灯火下看不清神色。

看那些孩子们全心全意信赖他的样子,一定是个温柔的人吧。他还救了自己和大天狗,两个妖怪。书翁默默地想着,又有些心疼地望向大天狗——望向他今天刚刚能收起的翅膀,没有药能治疗的翅膀,在愈合时痛苦异常...

2018-05-05

这太宠了呜呜呜粉丝见面会现场我去世!怎么可以这么温柔啊啊啊吹爆魂哥(菲魂了解一下……小小声)

2018-04-21

【天书】追秋风(8)

犬右哒哒哒跑回来,捧着一碗草药的汁液。

“都怪我,我不该闹着要看的……”他垂着头,看来是十分歉疚。

大天狗和书翁倒是尚未从窘迫一幕中缓过来。两只妖怪相对无言,看着那只猫猫猫化成一团光点,最后融进空气里,消失不见。

“其实也没什么事的。”书翁努力把视线转移到自己手上,犹犹豫豫地应了一句——那只手看起来还是一副狰狞的模样。

犬右毫不介意这些一般,趴在床边拉住他的袖子:“书翁哥哥,我给你擦上药吧,要是不好好用药,指不定要留下疤痕了。”他小心翼翼地问着,语气里染上一丝哭腔。

“犬右,可以让我帮他上药吗?”大天狗却突然开了口,有些冒失的话语让两人都小小地吃了一惊。

“当然。”犬右递过木碗,里面的汁水晃了晃,漾出几丝...

2018-04-15

【天书】追秋风(7)

“吱呀。”接下来的话语被打断,钉着几块木板遮挡破洞的门忽然发出声响,打开了一条小缝。门框边探出一个小心翼翼的身影——脸上手上脏的看不出颜色,衣服上却认真地缀着补丁——一个小孩子。

“那个,大哥哥你们醒啦……”小男孩用敬畏又害怕的眼神盯住大天狗的翅膀,嗫嚅了几声,试探般说到“我,我叫犬右,我我我没有恶意!”

大天狗戒备地望向门口,心中掠过无数在不动用羽刃的情况下杀死这个人类的方法。

毕竟自己的羽翼像是被绳索桎梏了一般,再也抬不起半分。大概是被怨鬼抓伤了,大天狗想,如此弱势,绝不可轻信他人。

书翁倒是没有做更多的考虑,开口道:“犬右,请问这里是?”

“这是我家!我和父亲卖糖葫芦回来,就是在路上,到村子的路上...

2018-04-01

【天书】追秋风(6)

最后一只怨灵被风卷为虚无。大天狗的翅翼晃了晃,似是想要收回,却没有成功。他站在原地,最终还是软了身体。

书翁本以为会收到大天狗的嫌恶,甚至已经想好了要开口说出的无数道歉的话语,却听见窸窸窣窣的草叶摩擦声,然后是什么倒地的闷响。再抬头,大天狗倒在地上。

书翁有些慌张地跑过去,伸出手去探他的脉搏。

原来晕过去了。书翁稍稍放松了一些——所以为什么要逞强呢,要不是那只黑鸟……不知道是如何出现的黑鸟,指不定又要变成什么样。书翁蹲下身,拨了拨厚实的羽毛,翻找着伤口。

怨气缚在了伤口上,黑雾涌动的样子,可怕极了。书翁看着有些揪心,他知道这些怨气极强的伤口只能缓慢自愈,而且,在愈合期间可能会侵蚀人的心智。

书翁勉勉强强...

2018-03-25

【天书】追秋风(5)

两人微微碰触,都默不作声了。

大天狗觉得气氛愈发尴尬,几乎都要将胳膊抽回了,书翁却突然攥紧了他的手。

他就在夕阳中转头,道:“谢谢你……如果你没有生气,我们,不如先去找找有没有鸟边野的轮值者……天快黑了,我们也不太可能原路返回……你觉得怎,怎么样?”他的嗓子在最后哽了哽。模糊的光影中,大天狗看不清书翁的脸。但愿他没有哭。大天狗只停顿了一瞬,反握住书翁的手。

嗯,暖起来了。

踏进那一片荒原,便是呼啸的风卷过漫天飞舞的枯草。在几乎和天际相融的地方有一线火光,大约是某个不幸之人正在火葬。不待大天狗振翅飞起去查探更远的边线,两人便都已经感觉到了四面八方席卷而来的怨气。

“怨灵。”没有谁开口,却都从对方戒备起来的...

2018-03-18
1 / 2

© 是欢脱 | Powered by LOFTER